邹平座:中小企业融资难在于信用不对称
2014年11月04日 09:54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10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邹平座在第十届北京国际金融博览会金融支持小微企业发展论坛上称,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在于信用不对称,加上对流动性过剩和货币超发的误判,使得宏观调控左右为难。记者就中小企业融资、货币供应量等问题专访了邹平座。

利率市场化能否解决融资难

记者:有一种说法是,中小企业融资难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您如何看?

邹平座:信息不对称是一方面原因,但是信用不对称是中小企业融资难更主要的原因。金融的基础是信用,中国存在严重的信用不对称问题。所谓信用不对称是指由于产权制度、金融体制、关系型融资、金融市场失灵等原因,使得金融市场上不同的经济主体的信用能力存在非市场性的差异。

金融的基础是信用,信用的基础是产权。中国是以国有产权为主体的经济,国有企业融资可以用土地、矿山等国有资产,民营企业则不可以。这就导致了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存在明显的信用不对称。

记者:“融资难”、“融资贵”不是今年才出现,为什么会愈演愈烈?根源在哪儿?

邹平座:2009年以前,我们每年的信贷增量一般在15%左右。但是2009年以后,信贷仍然以15%的速度在增长。由于金融结构出现异化,改变了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原有的增长率虽然没有改变,但信贷结构发生重大变化,由于信用不对称和关系型融资的作用,进一步放大了结果。

有一张图可以直观地反映在制造业、基建投资和地产投资方面的曲线,近几年来金融主要的投资投向了固定资产和基建,投资在进一步强化挤占大量的民营企业需要的资金。

记者:对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主要的方向是利率市场化,能否解决问题?

邹平座:现在很多人提出通过利率市场化,通过价格杠杆调控来解决中小企业的问题,这是不现实的。

当前中国的金融市场效率不高,地方政府高利贷的累积效应,影子银行的收缩,加剧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度,同时各种高利贷长期挤压民间资金,这样又加剧了民营企业在地方融资的难度,由于土地收入减少,可能会变相地挤压信贷资金,金融生态进一步恶化。

货币超发是一个伪命题

记者:如何看中国的货币供应量?有人说,中国存在货币超发,如何看?

邹平座:中国近期的货币政策相对于扩张的经济需求而言,属于较紧缩政策,如准备金率在20%左右,基准利率在6%左右。目前的货币供应量如果没有房地产的扩张和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如果没有严重的金融资源错配和金融效率的持续下降,应该能够满足实体经济的需要。但是,由于金融结构的畸形,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严重扭曲,这种货币政策异化为对于实体经济的极度紧缩政策,严重伤害实体经济,并使经济结构恶化。

货币超发是一个伪命题,看货币供应量对实体经济的供给可以看到M3。美国的M3达到500多万亿元人民币,是中国的近3倍,日本达到300多万亿元人民币,是中国的近2倍。中国的M3只有180万亿元,说明我们的资本市场、债券市场和证券化的金融市场没有起到真正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金融供给是不足的,没有超发的问题,原因是我们的结构像自来水被堵了一样,下面漏不下去的,表面全是水,生产力的基础部分得不到资金支持。

记者:当前宏观政策很重要一点是基于中国的流动性过剩等数据作出,您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邹平座:中国的M2/GDP过高,一方面是货币结构不合理,M2过多,同时也是GDP被错误估计。两个方面形成了我们的M2/GDP达到200%左右,实际上这个数据是不准确的,但正是这个数据被很多人用于宏观管理的最重要风向标,认为中国的流动性过剩,甚至世界上一些权威的研究机构也得出如此的结论。

近几年来宏观调控的谜团挥之不去,在经济持续增长的背景下,实体经济却愈发困难,资本市场熊冠全球,货币供应量快速增长的同时,市场利率不断上升,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变本加厉。

记者:您说中国的GDP统计是失真的,能否具体阐述下?

邹平座:第一,中国的经济结构不同,存在大量的内部交易。第二,市场化进程决定了中国经济指标的差异。第三,中国的产权制度使很多生产资料、生活资料不可交易。第四,相当一部分公共产品,这部分物品占中国GDP相当大的比重,使中国的经济结构中的投资和消费结构扭曲,GDP被低估,我们的投资大约有30万亿元的公共物品,包括城市的轨道交通广场公园绿化等等,但这些只有投资没有消费,这就形成了中国投资与消费的畸形,很多人得出结论中国应该放慢投资,就是基于这种数据。第五是中国的统计制度从传统的计划经济过渡而来,在中国复杂的经济结构中几乎无法反映经济的真实情况。

由于地方政府投资急剧增加,产生了巨大的积压效应,实体经济每况愈下,结构的异化和GDP统计误差的双重作用下,加上金融结构M2过大,形成了流动性过剩和货币超发的假象,使得宏观调控左右为难。由于这些原因形成的金融抑制被管理层忽视了,以及随后的信贷分流,形成了对实体经济的双向碾压。

中国必须进行信用再造

记者:在您看来,如何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邹平座:中国必须进行信用再造,改革经济制度、信用制度和金融制度,成为必然的选择。通过改革使金融效率提高,信用对称,强化经济的供给管理,提高货币的供给弹性,四季度应当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有效供给的投入,压缩不合理的支出。运用存款保险制度,进行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的“扭转操作”,提高金融效率,解决和缓解信用不对称问题。

对中国的信用再造而言,支持实体经济方面,资本市场有银行没有的优势和功能,发挥资本市场的并购和重组功能可以提高中小企业的融资能力,把最优秀的生产力以资本为纽带,注入到中小企业,打造经济升级版。同时要通过金融再造来优化增量,中国需要一些信用再造来盘活存量,更需要金融再造来优化增量,这是当前最重要的金融浪潮。